120周年校庆
二中前身之旧温属女子师范讲习所发表时间:2017-05-31 流览量:次 分享到:

【编者按】

一个世纪以前,清政府不准设置女学,连大力提倡西学的张之洞也认为“中西礼俗不同,不宜设立女学”。然而尽管清廷发布禁令,温州民间仍然兴起了多所女学,且女子教育之风愈盛。其中,温二中前身之一、创办于1920年的温州女子师范讲习所便是温州的第一所女子中等学校。

一、学校创始人:木节

1木节像.jpg

木节先生像

木节(1883~1951),瑞安人,号干斋,别号大罗主人。年少时曾受学于孙诒让,后毕业于浙江优质师范学校。历任湖州中学及湖州师范两校理化地文教习、温州师范学监、瑞安聚星学校校长、温属联立甲种商业学校教务主任等。

1920年,木节先生发起创办温州女子师范讲习所。

二、旧温属女子师范讲习所

温州女学的创设始于1878年,最早出现的,是由英国内地会传教士曹雅直夫妇开办的教会女学。1904年,传教士苏慧廉夫妇在天灯巷住宅开办艺文女学。1906年,金伯钊在府学巷周氏宗词,创办了爱群女学。1907年瑞安人夏松亭及其妻子池强华在温州蝉街创办大同女学。但这些学校都是小学,直至民国时期,温州地区还没有一所女子中学。那些女子小学的毕业生如想继续求学,只能远赴上海、杭州,路途遥远且费用昂贵,只有极少人能够成行。因此,在温创办一所女子中等学校以便学生就地升学,成为当时很多人的梦想。

2女师校舍-七星殿巷永嘉银业公所.jpg 

民国九年(1920年)八月,木节邀伍梅荃、金嵘轩、周志侨、王超凡、胡识因、李梓华等人共同发起创办“旧温属女子师范讲习所”(简称“女师”、“温州女师”或“女师讲习所”),学制两年,校址在七星殿巷银业公所,即后来的松台小学旧址(第一期暂租三官殿巷徐德昌布店两间住宅)。当年招生28人。

“女师”校舍——七星殿巷永嘉银业公所

自此,温州地区诞生了第一所女子中等学校。女师讲习所的创办,对温州地区女子教育的完善以及女子职业教育人才的培养具有重大意义,著名女画家孙孟昭先生曾在她的文章中回忆道:

“当时,我已毕业于大同女子学校(高小),我们这批同学,对升学一事都很关心。每逢遇到认识的人,如在教育界工作的亲戚、朋友或学校老师,都会提出这个问题(编者注:这一问题、指从温州女子小学毕业之后就地升学的问题),期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援助。时隔一年多,终于听到温州将要办一所女子师范学校的好消息,各同学奔走相告,无不感到欣慰。

女师第一届招生时,我从大同女校毕业已一年半,同班毕业的同学几乎都去投考。女师第一届共录取二十八名考生,其中大同女校毕业生占了大部分,我也被录取了。大家都为能在家乡继续求学而感到高兴。

……

女师毕业生是深受社会欢迎的,许多单位争着聘请,第一届毕业生竟不够分配。以后各县女学生纷纷来温州投考女师。我先后在崇性、新民等校任教两年多,后参加妇运工作。1927年考取了上海艺术专科学校,又开始了我新的学习生活。”

 

女师讲习所初创时由林卓为所长,木节为代所长,但不久后,由木节改任所长。

民国十二年(1923年),女师讲习所改为“旧温属女子初级师范学校,学制三年 ,招生18人,仍由木节担任学校校长。

同年,据北京政府发布的《壬戊学制》,浙江省将各地县立女子师范学校及县立中学校归并或改为初级中学,故“旧温属女子初级师范学校”作为学校师范部而并入城区仓桥街的“旧温属女子初级中学”(刘仲琳创办),校长由原女师讲习所所长、旧温属女子初级师范学校木节担任。

 

在当时,女师的办学经费,部分由政府拨款,部分由创办人捐助。起初,学生就读要交学费,以后改交保证金(毕业时发还)。由于资金短缺,教师待遇菲薄,但仍有教师愿意义务任教,一些教具则向十中或十师借用。

此外,女师还有相对比较齐全的课程设置。除开设普通初中主要课程之外,女师还将教育学、心理学、伦理学列为主课,并增开家事、缝纫、手工等课。学校管理严格,学风良好。毕业生很受社会欢迎,为许多小学争聘。

三、校友记忆:当年“女师”

我所知道的女师讲习所

⊙国玉英

我国素称文化之邦,江浙两省文风尤盛。本世纪初,温属各县已普遍设立小学,普通小学也不少,但没有一所女子中等学校,在全省也仅有杭州一所女子师范。1920年(民国九年),北师大毕业生木干斋(即木节,瑞安人),为温州女子升学着想,特邀集晚清举人伍梅荃、热心教育人士金嵘轩、温州《大公报》编辑主任周志侨以及王超凡、胡识因、李梓华等人,发起创办温州女子师范讲习所,其宗旨是培养女子教育人才。人们为便于称呼,都称之为“温州女师”。女师于当年开学,学制二年。校址暂借信河衔三官殿巷徐宅屋。招收女生二十余人,规定入学时每人缴纳学杂费四元(后来改缴保证金五元,毕业时发还)。办学经费,据说除政府拨助一部分外,其众出创办人解囊捐助。

女师开办伊始,一切因陋就简。木干斋先生担任校长,他办学严谨,事事身体力行,如遇教师有事,均由他亲自代课,工作十分辛苦。木干斋先生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为全校师生所敬重。学校教师有:周志侨(教务主任)、伍梅荃(国文)、金嵘轩(教育学)、王超凡(心理学)、胡识因(音乐)、庄竟秋(缝纫)、陈纪芳(英文)、苏眉如(数学)、闻迪生(伦理学)、李竹泉(图画)、陈雪溪(历史)、谢韩臣(地理)、李梓华(负责总务),还有一位姓孙的无锡人(名字已忘)担任手工课。此外,项逊斋、王叔勤、叶木青、王质时等都在女师任教过。

女师回忆(节选)

⊙夏玄曼口述 王环玲记录整理(2006年12月)

我于1926年考入温州女子师范学校。当时的温女师创办多年,已是一具有相当规模与影响的正规的初级女子师范学校。她在学制、教学计划、教学设备、教师配置等方面都已相当完善。我在那里接受了三年师范教育,为我九十多年的人生之路铺下了基础。留下深刻美好的回忆。

我们学校校风整肃,学风端正,声誉鹊起,口碑甚佳。任课的教师,大都是学有专长的社会名流。他们学识渊博,教学认真,爱生如子,为人师表,处处为我们树立良好的榜样。校长木干斋先生,早年毕业于师范,是当时不可多得的科班出身的教育行家。他为人敦厚、随和,以校为家,善于团结同仁,同心协力办好学校,受到全校师生的爱戴。教过我的老师中,印象最深的有教《文学源流》的王季思先生,他知识渊博,学养深厚,教学旁征博引,诙谐有趣。他要求我们广泛阅读古典名篇,以丰富知识,提高文化涵养。他后来学有所成,成为我国著名学者,一代宗师。那时我和徐芝馨同学是班级中最年轻而成绩都是最好的,很得老师赏识。王师还为我改名为“玄曼”(原名玉英),足见师生情谊之深。教我们语文的是周志侨老师,他也主张多读多记,选用的教材范围广泛,诗、词、赋、诸子海说、骈文、散文,都在选读之例。与其他学校相比,我们古文学得特别多,基础也打的实,因此在我们校园里,课内课外朗朗书声不绝于耳,学习兴趣十分浓郁。再为王人驹(昂千)先生是上海大厦大学教育系毕业,担任《教育史》《教育学》教师。单旭东先生教《英文》,冯史青先生教《数学》,可说是名师荟萃,他们都学有专精,后来有的成了大学教授,有的当了教育行长官,在教育业上有所建树,受到学生与社会的尊重。师恩难忘,至今我还为自己曾有机缘接受他们的教诲而感到十分自豪。

……

 

参考文献:

1. 孙孟昭《回忆女师生活》

2. 夏玄曼口述 王环玲记录整理《女师回忆》

3. 魏飞编写《旧温属联合县立女子中学的创办与演变》

4. 国玉英《我所知道的女师讲习所》